一进入这方空间,榕就来到生命古树旁边。他将菩提子贴在生命古树小小的树干上,闭上了眼,将菩提子的精华一点一点提炼出来,压入生命古树之中。

    菩提子虽是灵物,却还没有觉醒灵魂。虽有一些抗拒,但并不坚决。榕进行得比较顺利。

    露彦化作一个大水球,出现在沙土层的下层。沙沙落入沙土层中,轰然散开,与其他沙子混为一体。

    炎无旷带着风之精华、钟鼎也出现在下层。炎无旷先将风之精华抛入沙土层中,由沙沙包裹了起来。

    钟鼎从炎无旷手中飞出,悬在半空中。炎无旷化作一团火焰,将钟鼎包裹。钟鼎才初起灵智,尽管榕已经把元素融合祭炼之法教授了一遍,但钟鼎根本无法自己完成属于他的那一份任务,需要炎无旷帮忙。

    也幸亏钟鼎完全少不更事,在炎无旷的祭炼下,钟鼎快速融化。但这种融化半点没有伤害到他的灵智,只是将他的体型从坚硬的金属固体化成液态,继而化成气态。若换了其他更聪明的灵物,发现自己变成了气体,少不得好惊慌失措,给元素融合祭炼带来麻烦。

    露彦大水球缓慢地增长、撑大,犹如正在被吹大的气球。

    半个时辰后,榕手中空无一物,菩提子已经化作点点精华融入了生命古树中。生命古树的品阶再次得到了提升,远远超越了他原本的主干体——精灵族养殖了百万年的那株生命古树。

    “我准备好了。”榕说。

    炎无旷道:“我和小金也准备好了。”

    露彦大水球此时已撑开了有几千立方米那么大。他没有说话,而是腾空而起,直到球体一侧表面体内空间壁膜上,方才停下。

    “那就开始吧!会很痛苦,都忍住点!”榕说。

    露彦和炎无旷都没吭声,他们从修炼一来,经历过诸多磨难,痛苦对他们来说,早就习以为常。沙沙尖道:“师父,帮帮忙,你弄晕我行不行?”

    钟鼎茫茫然,它还不知道何为痛苦。

    “启动吧!”榕无视了沙沙的话。他遁入生命古树的树身之中,生命古树好像下锅的面条似的,瞬间软化下去。

    露彦大水球砰地一声,爆裂开来,化作漫天五彩雨光,当空落下。

    炎无旷抛开已经完全化成气体的钟鼎小金,轻轻吹了口气,小金就飘散开来,给周遭空间蒙上了一层淡淡金色。

    见小金已经就位,炎无旷这才升腾而去,犹如火山喷发一般,源源不断地喷出滚滚焰火。这些焰火飞射,散落,打在沙地上,立时发出滋滋地声响。

    沙沙尖叫一声,“痛死我了!”连忙把风之精华抛了出去。

    风之精华与炎无旷射出的火焰相撞,砰地一声爆开,封印在精华珠内的风之力量陡然爆发开来,卷起诺大的漩涡。这个漩涡飞转,将周遭的一切都吸了进去。

    如果没有风之精华,榕和炎无旷会采用其他办法,人为形成漩涡,有了风之精华的襄助,他们省力不少。

    大量的沙子被吸入漩涡之中!露彦所化的万千炫彩水珠被吸入漩涡之中!炎无旷喷出的火焰被吸入漩涡之中!金色的气雾被吸入漩涡之中!软化的生命古树树根被吸入漩涡之中!

    沙沙惨叫着。“师父,你确定这样做没有问题?你真的确定?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

    风之漩涡越卷越凶猛,渐渐形成黑洞,似乎这体内空间的一切都吸入进去,就连那三具圣尸残骸以及被沙沙埋藏在沙土中的他的零碎,也都被卷了进去。

    然而,在榕、炎无旷和露彦的联合配合下,这种强大的吸扯之力,并没有牵扯到种植在沙土之上的除生命古树之外的任何植物,以及豆子放在体内空间的各种箱子、瓶瓶罐罐、杂物。

    这些没有被波及的物体都从沙土之中飞了出去,与沙土层完全分开,与元素融合祭炼分开,都聚集、飘荡在建天木周围。榕的魂力形成了一层无形的壁障,将它们与元素融合祭炼现场分割开来。

    原本,在元素融合祭炼开始时,这些东西都应该拿出去,以免干扰它们施为。然而,建天木太过珍稀,气息又太独特强大。它若拿到体内空间之外,极有可能惹来极大的麻烦。

    榕可不愿意豆子陷入危机之中,他选择了自己辛苦辛苦,多分一份心,分出一部分魂力来保护建天木和所有豆子的收藏品。

    当所有的物质,除了被榕保护起来的东东外,哪怕是最微小的一粒小沙子,都被吸入了漩涡之后,漩涡的旋转速度依旧没有半分减弱。相反,它的选择速度越发迅猛,它的形体却越来越小。

    从诺大的漩涡口渐渐缩小到一米半径的漩涡口,再到半米、三十厘米、二十厘米……

    十厘米!

    一厘米!

    它已经看不出漩涡的形状,就好像一个小小的黑洞。

    它还没有停止旋转!

    它依旧在飞速旋转!还在不停缩小!

    这个时间持续了许久。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

    豆子已无心看书。她又紧张又害怕。她不敢想象,若是失败……一旦失败,他们五个会不会……

    豆子摇着头,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榕,加油!

    露彦,加油!

    无旷,加油!

    沙沙,加油!

    小金,加油!

    “紫馨,你尝尝。”筱九端着一盘香气四溢的五彩点心进来。“店家说这是他们这里最可口的小吃。”

    豆子毫无胃口。她摇了摇头。从昨天晚上开始,筱九就发现她心绪不宁,就在变着方的给她弄吃的,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筱九放下盘子,叹了口气。他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转了几圈,一咬牙,回归本体,变成穿着小黑短裤的雪白九尾狐。

    九尾狐蹦到豆子面前,直立着身子,一对前爪捧在胸口,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萌萌哒地望着豆子。也不说话,就那么萌萌地望着。

    豆子的心一下化开了,弯下腰,将他抱起来。“筱九,你这样最可爱了!我喜欢这样的你,抱着这样的你,让我想起小时候天天抱着的泰迪熊。”豆子将筱九揉在怀里,揉搓着他柔软光滑的皮毛。

    “泰迪熊是谁?”筱九有些醋意地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