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睽小说_免费玄幻小说,免费全本小说-最新最好看经典小说完本排行榜 > 玄幻小说 > 赏金之阴阳师 > 第十六章 女生宿舍·终(大师和氏璧加更)
    她的心脏仿佛都要漏掉了两拍,风驰电掣地站起身,一把拍掉了张点手中的白草枯,随即毫不客气伸出两个手指,伸进了他的嘴里。

    “呕!”

    张点被她没头没脑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也因为嗓子突然钻进去了异物而干呕了起来。

    随即,他一把推开了陆小媚,揉着自己酸痛的下巴,眼泪汪汪地道:“你干嘛啊?这欢迎方式不要也罢!”

    陆小媚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你快,你快把你喝下去的吐出来!”

    张点舔了舔嘴巴,皱眉道:“这玩意儿是挺难喝的,一股子烟灰味儿,是啥饮料啊?”

    “混蛋!不要说话了!我让你吐你就吐啊!”说着,她又要上前帮张点掏嗓子。

    张点见状慌忙向后退了一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含糊不清地道:“你,你别乱来啊!”

    陆小媚简直气急:“你快点儿,再不吐出来你就要死了!”

    “死?死什么死?难道你给我下毒了?”张点白了她一眼。

    她刚想霸王硬上弓,却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了夏珂那清冷地声音:“放心吧,这个没有毒。”

    她一愣,扭头一看,那百草枯的瓶子里倒出来的竟然是一滩黑乎乎地水,可是在她的记忆中百草枯是透明无色的啊。

    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哗啦”

    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进来的是顾长青带着几个小警察。

    顾长青对身后两个小警察使了个眼色,随即夏珂就被带了出去。

    “喂,等等。。”她突然轻轻地喊了一声。

    可是夏珂已经被带了出去。

    心中的不安忐忑越来越厉害,她慌忙追了出去,大声喊道:“夏珂!”

    夏珂顿了顿,缓缓回了回头,她深深地看了一眼陆小媚,眼神中满是让人心疼的失望与失落。

    陆小媚被这目光狠狠的蛰了一下。

    她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警车的门一下子被带了上去,缓缓驶向了远方。

    她站在茶店门口,心中怅然若失,仿佛看了一场激动人心的电影,在高潮处电影院却突然停电,让人心中憋闷无比。

    不一会儿,采证员就拿着那扣掉的只剩小半瓶的灰色百草枯走了出来,顾长青也皱着眉走出来道:“先前我的推测,很有可能也是错的,因为搜查员在她们宿舍楼下花坛里挖出了一瓶百草枯,上面指纹清晰,经过比对,不是夏珂的,但是最终结果还没出来,但是依现在的情况来看,很有可能是宿舍里另外两个人其中之一的。”

    陆小媚心中的火气一下子爆涌了上来,她毫不留情地狠狠在顾长青的胸口捶下一拳,转身回到了茶店,狠狠地关上了店门。

    当天晚上,指纹对比就出来了。

    是张云菁的。

    张云菁疯了,在得知比对结果的一刹那,就疯了。

    警察再也问不出什么,只能推断是张云菁恨毒了夏珂,才在针上涂了毒,想着就算万一出了事,也是刘思彤背锅,可是没想到,最终陆小媚的出现扰乱了整个计划,也没想到那根针竟然那么巧扎进了她的软骨里,一直齐根没入了她的后脑之中。

    至于夏珂箱子里鬼鬼祟祟藏着的那瓶百草枯,里面装的竟然是纸灰泡的水。

    顾长青说,夏珂有着很严重的抑郁症和轻微的自闭症,不敢跟人交流,还有着很严重的自杀倾向,虽然父母是农村的,看不起城里的大医生大专家,但是也一直关心着女儿的病情,于是找了当地的一个神婆。

    神婆每半年都会画两道符,烧成纸灰化水让夏珂随身挂在身上,每日喝一口,喝上四五年,病就好了。

    说来也奇怪,夏珂自从喝上这符水之后,没多久,就开始开口跟人说话了,逐渐的话也越来越多,胆子也大了许多。

    为了让女儿增加自信,夏珂的父母收完庄稼攒了个钱,给女儿还微整了一下。

    因为夏珂虽然比以前好了很多,但是仍旧胆子小,少不了受别人欺负,尤其是在之前那个大学,被欺负的不成样子,家人只得四处求,终于换来了一个转学的名额。

    来到新学校,所有的一切都成了新的,没有人认识她,也没有人知道她以前的事情,大家对她也还算和蔼,导员更是对她爱护,知道她家里条件不好,主动帮她申请来了贫困补助金。

    夏珂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有之前的毛病,因此这符水总是偷偷的喝,才被人看成了鬼鬼祟祟。

    “可是,可是她怎么把那符水放一个百草枯的瓶子里了?”陆小媚急吼吼地问道。

    顾长青更是无奈地摊了摊手:“她妈妈说,当时夏珂转校走的急,一时之间手边摸不到别的瓶子,就把那以前打完农药的百草枯瓶子煮了煮,消消毒,就给她带来了。”

    听完这一切,陆小媚长长地叹了口气,止不住地自责了起来。

    夏珂竟然有抑郁症和自闭症,她还对夏珂说出那种让她伤心的话。

    要知道,夏珂能对她发出一起回宿舍的邀请,已经是多么大的勇气了,还跟着她跳墙住酒店,这分明是已经把她当朋友看了,可是到头来,竟然被自己那么不负责任的话给伤害了。

    “都怪你!”陆小媚看着顾长青气的不行:“当时要不是你说的那么邪乎,我能误会夏珂么!”

    可是揍顾长青一百顿也解决不了问题。

    她不知道怎么道歉,更不知道怎么面对夏珂,于是只能不去上学,闷闷地躲在了茶店。

    一周后,正午。

    “咚咚咚”

    张点不出意外的在睡觉,陆小媚抬起惺忪的睡眼,看着木门被人推了开来。

    夏珂的小脑袋突然冒了出来。

    她一下子愣住了神儿,使劲儿揉了揉眼,让自己清醒了过来。

    夏珂咧咧嘴,低着头,快速地小跑了过来,把背后手中拿着的一张画放在了陆小媚的面前,转身向外跑去。

    陆小媚愣愣地摊开那张画纸,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因为这张画,正是那天晚上,两个人跳墙时候的那片星空。

    难怪,她当时在上面坐着看了许久。

    她感动地笑了笑,起身追了出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