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兴担心说:“老大,你说咱们去了郡城,那里的人能听咱们的吗?就像你说的,我现在还不是真正的三皇子。”

    袁方一愣,好像抓住了点什么,但那种感觉有很快消失,怎么想都抓不到重点,半晌,才开口说:“这是个难题,也是咱们必须马上解决的,我再回去好好想想,嗯,一会去找常迅聊聊,看看他是什么想法。”

    杨兴点头说:“行,老大,我的小命就交给你了,你一定得帮我。”

    袁方站起身,轻轻拍了拍杨兴的肩膀,语气郑重说:“还是那句话,你是我兄弟,我不帮你帮谁?”

    杨兴咧嘴一笑,之前他还有点担心因为自己的身份,袁方会对自己产生一些疏远的想法,现在看来是自己多想了,说实话,对于杨兴来说皇子的身份和那个皇位对于他来说很重要,因为有了绝对的权利才能做更多他想做的事情,比如为死去的爹娘报仇,比如寻找亲娘等等,但和袁方的兄弟情相比,他更珍惜后者。

    部队还要修整一个时辰才会继续赶路,袁方出了杨兴的帐篷分别找到苏明和乔大壮,他们两个是袁方所信任的人,将几封书信交给他们秘密送出。

    当即,苏明挑了几个相处不错值得信任的朋友一同出发,他们的目的地是南州的唯一还掌控在帝国手中的古水郡城,将书信交给叶大夫。

    乔大壮随后出发,带着几个女兵和前锋营的几个同乡带上足够的干粮沿着小路赶往幻羽城,乔大壮携带的书信不少,有送去叶济医馆的,有送去志远镖局的,还有一封是交给辛慧兰的,那里有一封转交给他的父亲百花县理的密信。

    两人临行前袁方一再叮嘱注意安全,如果事不可为先保住性命,反正信里面的内容也不是太机密的东西,如果有人想知道也不是件困难的事。

    接着,袁方跑了趟前锋部队,从石平手里借来因为和杨兴的关系不错而如今意气风发的田大顺,让他带一队人赶往郡城,以三皇子亲使的身份明里先一步在郡城安排行宿,暗中打探郡城的形式和势力划分,这个任务是极大的荣耀,同样也有不小的风险,很可能会丢掉性命。这些,袁方在田大顺出发之前已经说明,田大顺稍作犹豫就欣然接受,对于他来说,这是个机会,一个可以一飞冲天的机会,如果失去了,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当然,这也是袁方对他的一次考验,考验他的办事能力,也考验他的忠诚。

    这么重要的事情袁方不可能只将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又找了几个勉强可信的熟人暗中前往郡城打探,还找到雨晴,让她挑了几个信得过的女兵乔装前往,三方或明或暗,各自打探。

    最后,袁方去见常迅,打算和他开诚布公的好好谈谈,原本袁方是打算到了郡城之后安全不再系与常迅一人后再如此的,现在事情变得复杂,袁方也不得不将计划提前,反正就算自己再小心,现在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常迅想要做点什么的话他也拦不住,索性在跳进政治漩涡之前弄清对方是敌是友,目的何在。

    常迅的大帐内,常衡面带不甘说:“父亲,三皇子殿下的态度明显不信任您,父亲为什么不说明因由以免殿下误解呢?”

    常迅无奈说:“你想的太简单了,难道我说明一切,殿下他就能信任我了?他必定会怀疑我有更大的图谋。”

    沉默片刻,常衡叹息说:“可这样下去殿下他会不会心生芥蒂,这对父亲来说不是最好的选择。”

    常迅闻言目光变得有些冰冷,用几乎呵斥的语气说:“你要记住一点,我们常家一项效忠帝国皇室,我的父辈如此,我亦如此,你,也要如此。”

    常衡急忙躬身行礼:“孩儿自然知晓,可是......”

    常迅打断常衡的话:“可是什么?可是殿下他不知道咱们的忠心?可是你觉得这样的结果不甘心?”

    常衡没有隐瞒,点头说:“是的父亲,我觉得有点不甘心,咱们以身犯新来到这里,救回殿下,可是殿下不但不领情对咱们一再防备,我,唉!”

    常迅淡淡一笑:“是时候有所改变了。”

    常衡不解问:“父亲,你是说?”

    常迅看向常衡,语气柔和:“以前,咱们常家一直效忠帝国,现在轮到你了,应该改一改变一变了。”

    常衡大惊:“父亲,难道你想投靠其他势力?”

    常迅瞪眼说:“放屁,我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常衡彻底蒙圈了。

    常迅解释说:“以前常家效忠帝国,虽然深受帝国信任,却一直被他人压制,作为家主,家族日渐衰败这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决定以后我们常家不再效忠帝国,而是效忠陛下。”常衡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他实在想不明白效忠帝国和效忠皇帝有什么不同,只有常迅清楚两者之间的差距,而且深受其害。

    说实话,效忠帝国没什么不对的,也没人能说出什么来,属于那种没有任何危险的立场,但也正是以为这样,也失去了很多发展的机会,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多年也只是和军团长而已,以他的功绩和能力,皇帝稍稍提拔绝对会更进一大步。

    沉思良久,常衡渐渐想明白了常迅的意思,叹息说:“可是殿下他并不信任咱们,就算咱们暗地里做的再多也没用。”

    常迅不以为意说:“做咱们应该做的就是了,殿下早晚会明白的,何况不是还有个聪明的大夫吗,呵呵。”

    常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父亲,袁大夫这些天的小动作不断,之前又把陈信弄去帝都,刚才又派了不少人出去,咱们要怎么做?”

    常迅沉吟良久,淡淡说:“也是时候动动了,常衡,一会你亲自带人去一趟郡城,如果有苍蝇跟着他们就把那些苍蝇出掉。”

    常衡担忧说:“父亲,这么做会不会引起那些人的不满?”

    常迅孤注一掷说:“不用在意,这是咱们表明立场的最好时机。”常衡不再迟疑,躬身领命离开,按照常迅的吩咐带着自己的亲卫队直奔郡城。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