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的观测和击杀记录中,铠龙的食谱一直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它从来不会主动摄入有机质,紧缩在身体中央,与其它内脏拥挤在一起的钝化的胃也不支持消化更高级的食材。仿佛它只靠富集的无机矿藏和大量不含丝毫能量的岩石就能维持存活。

    有书士在铠龙的尸体内部发现过多种寄生菌类,它们以土壤中的无机盐为生,并能依靠一部分含有爆炸性矿物的岩石合成高级动物维生所需的有机质,借此存储和释放能量,并直接提供给宿主铠龙。怪物在消化过程中产生的余热会被存储在身体的各个部分,并在战斗的时候以热瓦斯的形式放出。这样既能预防体温过高,又能作为近战的手段弥补自身移动力不足,缓解被有威胁性的敌人欺近身体的窘境。

    野生怪物仅凭战斗经验就能感觉到,易长元毫无疑问地属于有威胁性的敌人,被他在身下肆虐太久,说不得真的会找出伤到自己的办法。

    铠龙周身的数十个气孔不分先后地张开,已然有少量的热瓦斯在体表氤氲起来,不消多时就会在怪物的周身制造出一片灼热的气场。老猎人反射性地屏住呼吸,若是把带着可燃颗粒的热气吸进口鼻,大概登时就会呛得气管溃烂失去战力。那些火光只是泄露出一点就有这样不俗的威势,若是等到尽数释放出来,周围的空间必将陷入一片火海。

    龙眷一族的防身招式范围会覆盖全身,不论从哪个方向都已经来不及抽身离开了。易长元刚欲架剑抵挡,手上却稍稍停顿了一下。四星猎人的铠甲虽非导热性高的金属材质,但大剑的剑身却是纯金属打造,而且为了持握武器方便,手指上并未包裹防具,这一片火云撒下来,就算自己能侥幸逃离,双手也必将受到熏烤,再难举起武器,进行后续战斗。

    这番思考只停留了短短的一瞬间,舰长便有了计较。他吐气开声,单手将大剑反握起来,腰身用力,直直地将剑尖插在了地面上。老猎人身体紧抱,背靠重剑缩成一团,蹲下身子躲到了背向最近的气孔的方向。

    “哧——”这一番动作刚刚做完,猎人的手也才缩回胸前,火雾便从气孔中汹涌地喷吐了出来。随着身体热量的散失,铠龙的周身猛地一颤抖,双翼拍打之下卷起一小股旋风,将浓重的赤红色瓦斯在周身迅速地蔓延开来。

    金属制的大剑首当其冲,迎着瓦斯的方向响起了一连串辟辟剥剥的火花炸裂声。整条大剑先是边缘一点,接着逐渐整个变成暗红的颜色,骨质的手柄居然在高热下发出了一阵阵的焦糊味。但是大剑终究还是像坚厚的门板一般挡住了热瓦斯的蔓延,以铠龙的身体为中心、高逾两米的焰云区内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四星猎人就在这片狭小的区域内屏住呼吸,闭着眼睛等待瓦斯的散去。

    尽管有重剑挡住了直射过来的火花和爆炸颗粒,又有防热的猎装充当了第二道防线,但铠龙的热雾强度又何止是岩龙的几倍。四星猎人毕竟是血肉之躯,被层层削弱后还余下近百度的高温仍然不是人力所能承受的。易长元感觉到周身的每一寸皮肤和毛发都被烫得鼓噪起来,本能的冲动下恨不得脱掉这一身酷热的铠甲。他的指甲深深地戳进肉里,牙齿咬合处传来一股腥甜的味道,却也只能靠着意志苦苦地支撑,尽量不让自己晕厥过去。

    “舰长!”不远处战场上的猎人们纷纷发现了铠龙周身异常明亮的火雾,视野阻挡之下却看不清里面易长元的情况,纷纷为之捏了把汗。

    过了数秒,空气中的瓦斯才款款燃尽,留下一股死灰色烟尘和焦臭的硫味。那只被烧红的重剑在烟雾中显得格外惹眼,随着热源的消散正在缓缓地暗下去,不待它完全转为原本的青黑色,一只粗壮有力的手便将其狠狠拔了出来。

    老猎人的脚下已经有些踉跄,动作也在浑身灼痛的牵制下比之方才慢了半拍,不过他的战斗意识却在痛感中更加清醒了起来。带着熊熊热意的大剑破坏力更加强盛,兴许便能一击破开厚重的岩甲,此刻正是自己反击的时候。易长元不顾指尖令人颤抖的灼痛,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剑柄,身体向后拧成一个奇异的角度,大剑也被背到身后蓄势待发。

    察觉到自己身下的人类并未在火雾中被烧成灰烬,铠龙焦躁地向前迈了两步,将尾巴对准了易长元。怪物的双翼张开,尾后用力,整个尾巴带着风势扫过猎人的头顶。

    老猎人不为所动,继续以那样奇异的姿势缓缓地蓄着剑势,他的余光将铠龙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视线却死死地盯住先前的试探中找到的怪物身上的那一小片弱点。易长元双臂的肌肉鼓胀,双腿也深深地沉下去,面罩后的眉头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太过用力,整个结成了一个疙瘩。

    “就是现在!”

    重剑自背后挥出,绕过一个二百七十度的大弧,自猎人头顶毫不犹豫地向前斩去。烙红的剑尖从怪物的肚皮下撩过,剑刃前端砍向铠龙的岩壳,发出一阵艰涩刺耳的咯咯声。移动要塞虽然甚至不惧怕岩浆的高温,但是一定的温度却仍然能稍稍软化岩壳,这一剑的效果比之先前的十几剑都要好上太多。

    剑尖入肉一掌深,就因为武器的温度骤然冷却而再难寸进,冷却后的岩壳紧紧地包裹着大剑的前端,易长元试着拔了拔,却纹丝不动。怪物的甩尾接踵而至,老猎人只得先行翻滚回避,弃了武器躲到铠龙的腹下,待这一击结束后再行赶回,大剑的前端已经与冷凝的岩铠融为一体,短时间已经没法分开了。

    易舰长不恼反喜,双手按住大剑的剑身,向后倒退了两步,猛地向前助跑起来,猎人侧身合肩一撞,整个身体撞在了宽大的剑身上。重剑被当做撬棒一般,“叭”地一声自铠龙的下腹撬下一整片厚大的岩铠来。大剑连着这片铠甲被撞飞出去,易长元也趔趄了两步才稳住身形,只听头顶上铠龙一声低沉的痛吼,似是一整片皮肤跟着岩壳一同被撕裂了下来。

    这是易长元首次真正地伤到了它,虽然只是无关痛痒的皮外伤,但也让怪物惶恐起来。热瓦斯不能毫无节制地发动,它的手段已经不多了。铠龙只能脚下发了狂似的朝四星猎人乱踩乱踏,粉嫩的真皮尤自沁着血丝。

    四星猎人冷静地躲避着铠龙的还击,单手朝腰间摸索出剥皮用的工具小刀。他的大剑已经在踩踏中被踢出几米远,且剑身上连着几十斤重的石块,早已无法使用。但是铠龙的防御已然被破开,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简单得多了。

    “噗——”易长元高高跳起,手中的小刀朝着那片软肉上戳进去,整个手臂就着冲势齐肘没进怪物的后腹之中,又被猎人发力在里面狠狠地搅动了一番。

    “嗷!”一阵剜骨的疼痛惹得巨大要塞不住地颤抖起来,连连甩动了几下身子,才将易舰长从自己的肚皮下甩落下去。老猎人的手上身上淋满了巨兽滚烫的血液和腹浆,面罩后的嘴角却扬了起来。

    他能够确定,铠龙终于发怒了。

    任何一个有尊严的怪物被这样攻击都会不死不休地怒起来的——刚刚那一刀,易长元是戳进了怪物的排泄孔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