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时间,在龙族监工的监督下,矿工们吃着粗粝的食物,悄悄交头接耳:

    “听说了吗?最近矿上来了个怪人。”

    “嗯嗯,我听说是叫什么顾一少。确实是个挺奇怪的家伙。”

    “我听说他一来就把雄鸡帮的香主山鸡给踩了。你们看,山鸡现在鼻青脸肿、一瘸一拐,显然是受伤不轻。”

    那边山鸡脸色铁青地端着餐盘,往餐厅的一角拐去。

    其实顾闻踢的一脚,加上被帮众人球压一下,问题都不是太严重。但是因为捅了堂主高二鸡,山鸡足足被暴打了半个小时。要不是高二鸡行动不便难以用力,山鸡绝没可能再来饭堂吃饭。

    “何止是山鸡,雄鸡帮幺鸡堂全部都被顾一少给挑了,连高堂主都身受重伤,趴床不起,只能叫小弟带饭。”某个消息灵通人士低声说道。

    “不能吧?高二鸡为人不怎样,手下却是硬朗得紧,怎么可能被个新人轻易挑翻?还是几十个人打一个。”

    “我二堂弟三舅爹表弟的侄儿是雄鸡帮三眼堂的双花红棍,他给的消息假不了。”

    “这个顾一少是什么奢遮人物?居然这么生猛?要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雄鸡帮可是有真人尊者镇场子的。他不怕吗?”

    “我看不怕是假的。要不怎么没见那个什么顾一少来食堂?”

    “那个顾一少据说是个矿痴,挖起矿来连吃饭都会忘。”

    顾闻确实没时间吃饭,现在他正忙着升级矿工,就像一个练习小号的老游戏玩家。相比于其他职业,矿工实在升级太容易了。

    10级以内一矿一升,30级以下两矿一升,60级以下四矿,100级以下八矿…

    只要找准矿脉努力挖下去,等级越高,挖矿速度就越快、找矿的准确度越高。开头挖一块矿石还需要将近一个小时,到了第二天,基本上三五分钟就是一块。

    作为中阶真人,几个月不吃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顾闻之所以热衷于挖掘荒晶提升矿工等级,也是为了给飞升做准备。

    尽管顾闻现在还只是一个中阶真人,但是因为天赋存在,提升到仙人等级的时间也不短了。在这个等级上,仙气仙元在不停改造着顾闻的身体。

    顾闻已经开始感觉到位面开始有了排斥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按照预期,最多十年,最少三年,顾闻就会举霞飞升。因此必须要未雨绸缪。

    尽管仙界的详细信息被隐藏得很深,从顾闻所了解的一鳞半爪来看,仙界绝对不是什么善良美好的地方。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

    顾闻自己主要是靠系统提升等级不算,真正要从一个平民,从童生、职业、精英、豪杰直到真人层层升上来,消耗的资源是呈几何级数增长的。更不用说这之上的仙人。

    仙界,极有可能随时发生着惨烈的资源争夺战。按照常见的套路,要在这样的体系内生存,必须要有一技之长。

    顾问这种主要靠嘴的职业,在仙界初期是很难吃得开的。更不用说武学方面的能力。经过长期温养,顾闻的武学天赋马马虎虎升到了一个普通水平。

    但是在门槛超高的仙界,随便一个人的武学水平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因此想靠着武力立足,实在是有点尴尬。

    在顾闻的其他职业中,创客可能在天界最有用。基于创客,顾闻可以学习炼器、炼丹,按照一般的理解,这些职业绝对是安身立命、发家致富的首选。

    但存在的瓶颈是,顾闻现在会的,基本上还是凡间手法,或者尸魔族的文献中有些高级货,却支离破碎并不成体系。

    如果让仙界门派培养,提供材料、功法,顾闻固然可以快速成长,却会因此丧失自由。

    按照顾闻的职业规划,有一技之长的散修绝对是仙界首选。

    用荒晶这样的高级货来练习采矿,提升矿工等级,绝对是自产自销、独立发展的首选。因此顾闻乐此不疲,挖坑不止。

    听着“叮叮叮”不断的系统提示音,顾闻心情舒畅,还有闲心哼着小曲。

    “年轻人,心情不错啊。”一个令人讨嫌的声音又在背后响起。

    顾闻也懒地得回头,神识一扫,就发现背后来者是一个初阶真人,身上波动虽然不强烈,却圆融纯熟,应该是在真人境呆了不少年头。

    真人背后,是两个熟悉的灵魂波动,正是山鸡和高二鸡两人,垂头丧气站在一旁。

    显然这个初阶真人,便是所谓雄鸡帮的镇帮长老。对于这种没什么品格的家伙,顾闻兴趣缺缺,连话也懒得搭理,继续挖矿不止。

    对于顾闻的不予理睬,雄鸡帮长老似乎并没有在意,自顾自笑道:“年轻人有傲骨,也是极好的。老夫是雄鸡帮丁万源。我两个不成器的手下得罪了顾先生,今天是特意带他们来向先生赔罪的。”

    “顾先生如果肯原谅,老夫就饶过他们,如果不肯,我就把他们交给先生处置。”

    “叮当叮当”顾闻并没有回头讲话,一方面不想浪费时间,一方面不管丁万源如何客气,他也不是来请客吃饭的。

    拒绝交流,随你怎么演。顾闻还是有点恶趣味的。

    丁万源对这个油盐不进的年轻人也有些无奈。尽管从表面波动来看,顾闻还只是豪杰中期的样子。

    但一个豪杰中期可以一脚踹飞几十个高级豪杰,连顶尖豪杰都逃不掉菊花残的悲剧。丁万源已经把顾闻放到了跟自己等同的地位。

    “既然顾先生这么忙,要不老夫下次再来吧。”丁万源脸上仍然保持着微笑。

    山鸡愤愤地抬头想说什么。丁万源一瞪眼,真人级的威压顿时压得山鸡浑身冒汗、动弹不得。

    抱了抱拳,丁万源正转身待走。

    突然“当啷”一声,顾闻手中的铁镐敲中了一块硬物。顾闻拿起手中矿镐,看了看,却见刚才一挖之下,铁镐的尖头竟然被敲弯了。

    顾闻将铁镐调转,沿着刚才碰到的硬物四周刨开,却见一块半黑半金的圆石露了出来。

    “黑金之母?”丁万源的声音不禁提高了四度:“年轻人,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我愿意用一千块黑金,换你手中这块石头,不知你意下如何?”

    “没文化,真可怕。”顾闻默默地将这块鸵鸟蛋大小的玄冥雷晶抠了出来。

    这块奇石沉重无比,入手竟有四五百斤,黑色矿基上如同毛线球般缠绕着无数条金线。偶尔会有一道紫色雷光在金线间闪动。

    雷电击打在顾闻手指上,以顾闻中阶真人的强悍体魄,竟然被麻掉了半个手掌。

    “好东西,不愧是中级仙材。”顾闻暗暗点头:“可惜这矿石是龙族的,我借别人的地盘练级,再拿走玄冥雷晶,就有点不地道了。”

    其实顾闻早已察觉有人在暗中监视,想必是龙族的法术。毕竟挖掘这样的宝物,难免矿工不会动贪念。龙族如果不加监控,那真是蠢到家了。

    想到这里,顾闻轻轻一丢,随意地把这块玄冥雷晶丢进了背篓。玄冥雷晶在背篓中和其他荒晶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如此珍贵的宝物如同破烂一般乱丢,丁万源不由得嘴角抽搐,忍不住道:“一口价,两千块黑金。你我算是交个朋友,这个可是友情价了。”

    说着丁万源脚一抬,已来到顾闻的背篓之前,伸手就去抄那块玄冥雷晶。

    不料顾闻又是一脚钩脚反踢。看似招式平常,丁万源竟然躲避不了,被一脚踹中小腹,顿时向后飞去。

    身为真人,丁万源是可以飞行的。但是顾闻这一脚大拙若拙,正怼在丁万源的丹田,竟然让丁万源短时无法操控天地元气。就这样翻翻滚滚,连带撞飞了高二鸡和山鸡。

    三个人再度滚成一团,跌出百米之外。

    已经几百年没吃过这么大亏,丁万源猛地弹开像膏药一样黏在身上的两个手下,跳起来喝道:“好,够本事,够狂妄。你等着,我丁万源还会再回来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