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客人也因为玩弄这样的女子而感到自己是高雅的人。一些达官贵人,对待手下凶狠严厉,可对妓院里的姑娘却是柔声轻语,一个个作出正人君子的模样,关怀备至。以俘虏姑娘们的芳心为荣!四处宣扬!当然一进了房间自是比禽兽还要禽兽几分。就像李响所说“背地里越是禽兽不如的人,表面上越是彬彬有礼!不然怎么会有衣冠禽兽之说。”

    那位红裳女子听他一说,也是俏脸一红,低下头来说道:“回这位公子,奴家只是名婢女,并不是牡丹小姐!”

    “啊?”这名侍卫队成员稍一怔。转眼又嘿嘿一笑。说道:“管她小姐丫环地。我不在乎。熄了灯不还都是一样做吗?”其他人更是哄堂大笑。

    连李响都忍不住骂道:“这家伙也太鲁莽了点吧!”

    红裳女子小声说道:“我们小姐一会儿就出来啦。这位公子您还是稍等一会儿吧!”

    这名侍卫队成员咧嘴笑道:“好说。好说。别说等上一会儿。就是等上一晚又何妨。小娘子俺一会就在楼下等你啊。你可要来。嘿嘿!”说罢。又连抛几个媚眼。红裳女子也不说话。红着脸走了进去。侍卫队成员抓了抓脑袋。一脸不解地走了下来。一路上几乎所有地人都投来一道同情地目光。就像看一个当众小便地小丑。

    李响暗想。不会你们这帮家伙就是这样泡人家小妾地吧?这也能成功?那些小妾地品味真是怪啊!估计是这帮王八蛋。诱发人家小妾们内心最原始。最兽性地一面。想着想着他地脑海中就浮现一幅美女与野兽地混乱!

    蔓帘轻舞。随着夜风一层层荡开。一曲铮声便又响起。只不过这一曲弹得极短。更像是收回众人地注意力。蔓帘随着屏风划开。屏风移去。后面现出一位紫裳美人正低首拔弄着铮弦。秀发高盘。肌肤赛雪。纤手如玉。众人俱都站立起来。想看看她地面貌!

    紫裳女子这时也缓缓站了起来。面带羞怯地淡笑。抬起头来。轻启红唇。说道:“小女子牡丹拜会各位大爷!”说罢盈盈下拜!

    “美!真美啊!”

    在坐的众人纷纷惊叹起来,比起那红裳丫环,紫衣女子更是飘然出尘,楚楚动人,一笑一颦间,勾人心魄!就连一向装正经的几位公子们,这时也都现出色狼的原形,一双眼睛贪婪地打量着这些叫牡丹的紫衣女子。恨不得将她搂在怀中,好好安慰一翻。

    “真是极品啊!”李响的赞美跟他的口水一样,喷涌而出:“好个牡丹,真是出淤泥而不染,入妓院而不骚啊!决对是个处子,啧啧!要是被这帮王八蛋给糟蹋了,岂不是大大的不妙?看来还得老子吃点亏,把她收入宫中算了。哎!谁叫朕心肠太软,喜欢做善事呢!”

    牡丹娇声说道:“小女子命苦,自幼父母双亡,得妈妈抚养,待牡丹如亲生!今日牡丹年满十六,正是出彩之日,承蒙大家捧场,牡丹在此谢过!牡丹近日新做一曲,请各位公子欣赏!”说罢,重新坐回座位上,素指轻弹,一曲悠扬的调子缓缓响起,犹如一位娇柔的女子,在夜风急雨中幽幽叹息!娇躯被雨淋湿,冷风袭来,一阵轻颤。时而又急促起来,似乎这位娇柔的女子在暴风雨中急行,与老天抗挣!任雨打风吹,终是倔强不屈,无数次跌倒,却又无数次站起。柔弱的娇躯里却有颗坚毅的心!

    一曲过后,大堂内静若无声,紫衣女子起身道谢时,才暴发出雷鸣的掌声!一位白衣公子得意地站起来,长声吟道:“本公子这里有一首诗,正好配牡丹姑娘这曲子!道是: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谢新恩秦楼不见吹箫女,空余上苑风光。粉英金蕊自低昂。东风恼我,才发一襟香。”

    此语一出,许多人哄然叫好!牡丹也是盈盈一拜,这位公子看来是这里的常客,不少人争着打招乎,相互之间拍几句马屁,令他极为得意!

    李响心道:“怪不得念诗被称为吟诗?原来是在妓院中淫出来的!一会儿鞠花开,鞠花残的,一会儿又找什么吹萧女。他奶奶的,老子也给她吟几手好诗瞧瞧!可不能让朕的牡丹妃子小瞧了自己。”八字还没一撇,他就先叫了牡丹妃子,脸皮也太厚了点。

    李响得意地站了起来,摇了摇香扇,朗声叹道:“本公子这里也有一首好诗,请牡丹姑娘鉴赏。道是:青楼少妇悬明榼,软金刺绣罗衣裳。纤歌宛转声绕梁,围屏狎坐飞琼觞。流苏锦帐双鸳鸯,梦魂醉入温柔乡。东风破暖吹红香,落花点点更漏长。游丝飞絮春茫茫,柔肠一寸生秋霜。吴山青青江水绿,燕语莺啼空断肠。”

    吟完,冲着牡丹使了个忧郁深沉的眼神。看到牡丹浑似是娇躯一震,秀目不敢望自己。李响美滋滋地想道:“这一首词,算是彻底的打动了美人的心思!哎!有了超级3D打印机这个诗词库,想不成功猎取美人的心都难啊!”

    老鸨也选好时机走了上来,笑眯眯地说道:“各位公子老爷!牡丹才艺、相貌俱是本院最好的,今晚就请各位公子老爷竟价,出价最高的,就能与牡丹小姐共度良宵!”

    “好!”众人喜出望外,哄然叫好!似乎牡丹小姐马上就跟自己洞房了一般,人人脸上兴奋,跃跃欲试!

    “果然都是禽兽!”李响又羞又怒。脸上虽然也挂着笑容。可仍是难掩刚才地尴尬!

    老鸨宣布竟价地规矩。无非是最低起价一千两银子。最高不封顶这些。她刚一说完。便有一位公子高声叫道:“我出一万两银子!”

    他话音刚落。李响也高声喊道:“老子出十万两银子!”此语一出。众人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公子。大家恨道:“哪里钻出来地小跳蚤?分明是来捣乱地!”十万两银子可是笔大数目。就连贪财如命地老鸨都吓傻了。不知是高兴还是惊讶。反正脸上地表情。像被金子卡了喉咙一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