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驰援,爆炸轮盘。

    话说机动部队及时驰援,针对小鬼子人群展开急速射,炸出一片死亡地带。

    面对这种情况,小鬼子意识到后方阵线全部崩溃,回援部队全部玉殒,唯有背水一战。

    现实很残酷,小鬼子陷入包围之中,逃无可逃,也不敢擅自脱逃。

    杨关根据情报估计小鬼子一直在布局,意在围歼隘道阵线上的兵力,一网打尽。

    小鬼子重兵突进右翼小道,应该只是幌子,虚晃一枪,用来分散隘道阵线上的兵力,以及注意力。

    而鬼子狙击手进驻隘道后方才是重点,估计正在迂回重兵包抄后路。

    时至此刻,杨关暗自庆幸,若非用兵得当,连战连捷,在极短的时间里击溃了小鬼子,此刻已是瓮中之鳖。

    不过危机已然存在,鬼子狙击手封锁了后路,一旦再被重兵扼守,后果不堪设想。

    人无前后眼,他也很累,比前线奋战的士兵更加辛苦,心力交瘁,但任然在深思。

    战火纷飞,爆炸连环,这些已不在成为干扰他的因素,而如何率部突围才是他考虑的问题。

    战局瞬变,小鬼子发起了全面冲锋,以排山倒海之势向隘道阵线上冲锋。

    隘道阵线长三百多米,对于小鬼子来说有些狭小,根本摆布开阵势。

    促使两万余人蜂蛹前进,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不计其数,震慑人心。

    鬼子兵先头部队发足狂奔,百米,八十米,五十米……

    就在这个时候,无数手雷“嗖嗖”飞坠下来,像下饺子一样在山坡上遍地开花。

    但见焰火绽放,亮灿灿,浓烟一朵朵,沙浪纵横翻涌,弹片合在其中肆意切割。

    鬼子兵惊恐万状,瞬间陷入弹片泥泽之中,根本来不及躲避,也没有规避的空间。

    “八嘎,亚麻跌……”

    “不,该死的支那军,啊……”

    “羊咪,我要回家,亚麻跌……”

    鬼子兵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合着血肉雨幕挣扎在山坡上。

    小鬼子失算了,原本以为凶猛的火力压制了阵线,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集群冲锋。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成败在此一举,小鬼子不可能干等着被迫击炮炮火覆盖,唯有发起急冲锋占领阵地一条活路。

    但一头扎进先遣队员的瓮中,集结冲锋,人数繁多,正是手雷轮炸的大好时机。

    队员们算定小鬼子会拼死一搏,在有限的阵线上必定会出现拥挤现象。

    因此下令士兵们停火,造成一个火力不足假象,等鬼子兵汇集一处突然杀出。

    不但如此,士兵们在队员的指挥下轮换上阵,分别对鬼子兵人群实施手雷精准投掷,炸出一片伤亡地带。

    五十米,从上往下投掷跟玩儿一样,根本不费力,实际距离不过三十米。

    而鬼子兵向上投掷则异常困难,五十米变为遥不可及的距离。

    哎,你们太残暴了,小鬼子也是人,这么大面积的屠杀有伤天和。

    虾米,天和多少钱一斤?

    士兵们不乐意了,大声喊道:“小鬼子造手雷,焰火绽放玩轮回,飞机大炮搞三陪,不炸你们该炸谁?”

    哟呵,这顺口溜蛮有新意的,若是让小鬼子天皇听见了还不得吐血三升,气绝身亡才怪。

    鬼子兵在山下哭诉道:“哪个犬养的造出了手雷,真倒霉,一朝入围,再也不回,可恨不能把犬养的捶……”

    不是吧,鬼子兵后悔了,憎恨战争,可惜犬养的天皇听不到。

    炮火连天,但见鬼子兵乱窜,继而有被冲上来的人推挤向前,步入伤亡之地。

    这一刻,鬼子兵已经失去了理智,疯了,全凭下意识的冲锋,反击,进退都是一个死,促使鬼子兵玩命一搏。

    然而,阵线上的士兵们不露头,仅以手雷轮炸山坡,针对鬼子人群投掷。

    唯有发觉鬼子兵突破五十米的红线之时,士兵们才会把持轻重机枪展开疯狂的扫射。

    再结合迫击炮弹精准的支援,打得鬼子兵自顾不暇,几乎没有反击之力。

    阵线上陷入焦灼战,彼此奋命搏杀,红了眼,不畏险,不死不休热情上演。

    而此时的迫击炮阵地迎来了危机,面对两个大队的小鬼子该怎么办?

    小鬼子两千多人急冲锋,在极短的时间内感到迫击炮阵地两百米之内。

    不过小鬼子发觉七辆坦克一字排开,虎视眈眈,用炮火轰炸人堆。

    鬼子兵吓傻了,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七辆坦克?

    那坦克碾压的场景太恐怖,鬼子兵人人惶恐不安。

    但军令如山,鬼子兵不敢违背,在鬼子军官的勒令下逼近迫击炮阵地。

    鬼子兵以散兵模式全面铺开,哈着腰,迈开螃蟹步急冲锋,拼了。

    忽而,七辆坦克左右飞驰而开,向两翼迂回冲刺,让开了迫击炮阵地,洞开了大门。

    只见一排帐篷阻挡了视线,而集群炮火从帐篷后面升空,这是什么情况?

    小鬼子傻眼了,坦克为什么不顾迫击炮阵地的安危?

    怎么办?追坦克那是出力不讨好,纯粹是找死的行为。

    鬼子军官当机立断,大声喊道:“八嘎呀路,目标正前方迫击炮阵地,极速冲锋,杀给给!”

    鬼子兵见坦克溜走了,顿时精神一壮,集体嚎叫:“冲啊,帝国万岁,杀光支那军……”

    小鬼子带着摧毁迫击炮阵地的任务而来,迫使鬼子兵冲锋陷阵。

    一百五十米,一百米……

    就在这个时候,迫击炮阵地前方的帐篷火光喷吐,无数枪火从帐篷中激射而出。

    弹幕瞬间了笼罩鬼子兵,但见鬼子兵迎风而倒,死伤无数,但鬼子兵没有卧倒反击。

    小鬼子疯了,不要命,傻了吗?

    当然不是,七辆坦克用机枪火力在外围赶鸭子,逼迫鬼子兵收缩兵力。

    鬼子兵在这种极度被动的情况下,若是在坦克履带与冲锋之间做一个选择,唯有冲锋一条出路。

    因此,鬼子兵明知道死路一条,也悍不畏死的向迫击炮阵地上冲锋,搏一线生机。

    因为帐篷中的枪火数目不多,大约二十挺轻重火力,所以散兵冲锋尚有一线生机。

    小鬼子窥视出战机,真能如愿以偿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