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相信了甄梓的话,但是他并不打算帮忙,毕竟又没有他什么好处。两个人是好兄弟,臭味相投,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个性。但是,甄梓怎么可能放过他,在给他分析了一遍利弊后,再答应他把成亲的事情搅黄(说实话,甄梓挺期待这次的婚礼的。)。吴启才勉强同意了帮她,不过条件就是事成之后答应他一个要求。

    看着吴启那一肚子坏水的模样,甄梓心里直发毛,她是不是做了什么以后会后悔的事情……

    搅黄婚礼,看着似乎很难,实际上对于甄梓这种专业搅屎棍来说,简直不能再简单不过了。

    花两个小钱,找人在成亲当口演一场戏,迷信的古人自然会以为是不祥,然后再多弄些东西,这场婚礼就从延迟,变成了永远。甄梓为自己的计谋感到自豪的时候,吴启告诉了她他调查到的事情,“三个月前,王府确实有一个人不见了,据说她叫王舞,算得上是王家的表亲,长得非常漂亮,在失踪前,她被王家许配给了王家的一个嫡子做小妾。那个嫡子就叫王安,可惜这姑娘似乎是很不满这婚事,然后离家出走了,没人再见过她。王安也消失不见,他离开王家之前,和他的弟弟王星见过面。”

    甄梓掰掰手指,“信息很少啊,吴乞丐,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地调查?怎么得到的都只有那些片面的消息呢?”她鄙视地瞅了他一眼。这些消息在昨天她和那些下人,丫鬟在聊天的时候就知道了。

    吴启摸摸鼻子,确实,他打听不到什么。因为大多的消息都掌握在那些基层人员的手里,他作为大少爷的身份,怎么都没有办法和他们打成一片。

    甄梓叹了口气,还以为这小子能给她带来什么好消息呢,结果……不提也罢!

    “对了,甄小二,你说了会帮我解决这场亲事,是真的吗?”

    甄梓得意地扬扬眉头,“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怎么能和你这样的坑货比?”她早就已经都安排妥当了,成亲当天,她一定会给吴乞丐一个大大的惊喜的!

    王欣音对甄梓还是耿耿于怀,时刻派人紧盯着她,不过,她却不知道她派来的人只是更方便了甄梓的查案。否则,只怕是要一口老血没上来直接喷死。

    说真的,王欣音这么“努力”地支持她的查案,甄梓表示她感动地有些不忍心破坏这场“姻缘”了。可是,吴乞丐再怎么样也是她的好兄弟,既然兄弟不喜欢,她又怎么可能强人所难呢?(其实你根本就是很期待这场婚礼吧!)

    王府的红灯笼很早就已经挂上了,门上,窗前也都贴上了大红色的囍字。门外的有一群看热闹的人,甄梓看着他们不停地吐槽,也不知道王府是怎么想的把宅子弄到这么荒僻的地方,而一办起喜事或者是丧事就不知道那些人都是怎么找过来的?该说他们些什么好呢?

    由于是从玉华城嫁人到飓风城,来看热闹的人还真是很多。甄梓抱着手臂蹲在大门口,听着鞭炮声不断地响起,好像是新娘和新郎先在王府拜堂,然后就回飓风城去吴家再拜一次。看着那些人脸上的笑容,她很坏心地想,要是让他们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估计脸上会非常难看吧……呵呵!

    吴启穿了一身骚包地红色礼服,他的脸上神色很镇定,不过内心是否和他所表现一样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有不少的丫鬟围在新娘的房间,王欣音坐在一面铜镜前,她也穿上了同样红色的衣裙,本来就白皙的脸庞被那一身大红色衬的显得十分苍白,一双眼睛里面是几分怅然若失。

    “姑娘今天大婚,应该高兴一点的。”一个年迈的嬷嬷淡淡地说道。她的眼睛不由扫向桌子上的粉色盒子,蘸上胭脂就在王欣音的脸上抹了抹。这下子她的脸上就多了几分红晕,看起来健康了不少。嬷嬷满意地点点头,然后退下任那些丫鬟上前给王欣音梳头。

    王欣音摸了摸她的脸,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僵硬的微笑。就这么成亲嫁给那个根本就不爱她的男人,然后和母亲一样,每天因为各种事以泪洗面吗?

    她的眼角瞥到了梳妆台上的剪刀,如果是那样的话还不如一死了之!

    然而,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昨天晚上父亲说的话——

    “你要是不愿意,那就永远不要想再见到你的弟弟。”

    她眨了眨眼睛,避免泪水落下来弄乱了刚画好的妆容,无论是为了母亲和弟弟,这个亲,她都必须结!

    脑海里又出现了那个少年的模样,其实她又何尝不知道他搞得小动作呢?其实她也是有那么一点期待的,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嫁给那个注定了不爱她的人。

    王欣音和吴启两个人被搀扶着来到了礼堂,只要拜了堂,他们就是正式的夫妻了。

    甄梓混在人群里,她嘴角挂着笑容,等着看一场好戏!

    果然,当他们刚走到礼堂前,准备拜的时候——

    “啊!死人啦!!!”一声大吼传来,众人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都往声源处看去,一个穿着王府下人的衣服的男人,手上都是鲜血,一脸惊恐得看着一个房间。

    “怎么回事?张财,你在胡说什么?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一个管事冲上来,恶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少给老子装神弄鬼的!信不信老子打烂你这张嘴!”

    张财被打了一巴掌,脸上的惊恐表情却还没有散去,他僵硬地说着“真的,真的,有个死人……躺在那里,好多,好多,好多的血……”

    “还在胡说八道!怎么可能……”管事嘲讽地看着他,然而后面的话还没来的及说出口,就完全禁声了。

    “救……救……救我……”一个浑身都是血的人魏巍颤颤地从房间里爬出来,她的脸摩擦着地面,带来一片血痕,看起来无比地狰狞恐怖。

    甄梓脸色一变,剧本可不是这样写的?!她快步地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冲上去,然而已经太晚了……那个人,已经完全没了气息。她瞪大的双眼,还有那狰狞地面容,好像是在和她说,“我死不瞑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