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漆黑。

    一众黑色的身影混入在夜色之中偷偷潜进大唐军营,神不知而鬼不觉。

    “菩萨,这一次的算计有把握吗?”一个黑影向着身边的一人说道,这里大约有四十人,就以这两人为首。

    “没有把握,我们不也要来试试吗?”另一个人幽幽一叹,显然并不是很有把我气。

    边国吞并了宋国之后,气势昌盛无比,趁势而下就要消灭大唐,但是大唐的人也不是傻子,本来就不是边国的对手,现在边国又吞并了宋国,实力更强,哪里会打?高挂免战牌,死死防御就是不主动出击。

    佛门这边没有办法,只好用出各种计谋,暗杀、偷袭、埋伏、诅咒等等手段层出不穷。这么多个计谋里面,就算是百分之一的比例,也该成功一两个吧?可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接下来边国的的一举一动好像都被大唐掌握,处处被大唐算计,每每都落入大唐的圈套之中,反倒损失更加严重。

    这一景象让菩提祖师等人大为光火,再加上这佛门组成复杂,派系林立,这时候竟然开始怀疑有没有内奸了。

    要怀疑,佛门本部当然第一个被排除,大罗九层修为最高,也先排除,这么层层排下来,最有可能的便是弃道入佛而且混得越来越不好的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了。

    所以这一次让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两个人来偷袭,除却要烧毁大唐粮草逼唐军出战之外,还有试探之意。

    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两个人也隐隐有这种感觉,所以不得不来。

    普贤菩萨也是明白,随即不再言语,专心潜行。

    一路之上,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两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到了中军竟然也还没有被发现,见此,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两个人都是大大松了口气。

    等到来到了粮草的驻扎地,佛门修士才被驻扎在营地的军队发现。

    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当机立断,不管什么仙人不得斩杀凡人的因果,齐齐出手,各色的神通展现,普贤菩萨更直接喷出了三昧真火,焚烧整个粮草营地。

    “孽障敢尔!”

    愤怒的咆哮之声响起,赤精子一身紫色道袍的从营帐之中窜出,手握阴阳镜,致命的白光从中射向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两人。

    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知道阴阳镜厉害,连忙催动起佛门金身,两人合力方才挡了下来,二人对视一眼,十分默契的分了开来,文殊主动找上赤精子,而普贤菩萨大放三昧真火,肆无忌惮地焚烧大唐粮草。

    赤精子看的睚眦欲裂,但是文殊菩萨死死纠缠,他修为虽高于文殊菩萨,却到底还是在同一个境界之中,一时脱不开身,只能疯狂攻击文殊菩萨的金身。

    过了三刻不到,几道强悍的气息从大唐军营和皇宫之中冒出,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大惊,心知是阐教高人前来,不敢再纠缠,又见到三昧真火已经将整个营帐收拾干净,施展遁光就要离开。

    这时候的赤精子哪里肯舍,一人就要缠住文殊普贤两大菩萨,只是他戮仙剑已被通天教主收回,仅仅只有一件阴阳镜,如何能一次性留下这两大菩萨?只能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离去。

    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两人离去之后,一道耀眼剑光猛然从天空中降下,一剑将剩下所有修士轰杀。

    玉鼎真人一身青衣飘飘,仙风道骨,飘逸的落了下来。

    “我看护不力,使得文殊和普贤两人成功潜入,烧毁了我们的粮草,还请师弟责罚。”赤精子一脸歉疚的说道。

    玉鼎真人轻抬了抬手,一脸微笑道:“师兄何来的罪过?这般表现不是很好吗?”

    “嗯?”赤精子一脸不解的看着玉鼎真人,粮草被毁,这还能是很好?

    玉鼎真人笑而不语,没有回答赤精子的疑惑,心道文殊普贤,这么好的替罪羔羊,若是不好好利用一二,岂不是可惜的很?就算是当年你们叛教的责罚吧。

    却说,文殊普贤两个菩萨瞬息逃遁百里,回过头还见到乃耀眼的剑光,心中惊骇不已,惊出一身的冷汗,如果再迟几步的话,他们恐怕就要葬身在这一剑之下了。

    死里逃生,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两个人都大大的松了口气,同时也涌现一阵的欣喜,大军连日以来,寸功未立,今天自己两人立此大功,当能洗刷掉之前的嫌疑。

    文殊普贤两人一同飞到边国军营上空落下,面带微笑的走进议事的营帐之中。

    然而当进入大帐之中的时候,文殊和普贤两个人却突兀的感觉到气氛有些怪异。

    “两位菩萨立功归来,烧毁敌军粮草,一举重创,迫使他们不得不主动进攻,当记首功。”菩提祖师一脸兴奋热烈的欢迎着文殊和普贤两人。

    “祖师谬赞,全赖祖师计划得当,贫僧二人不过是侥幸成功。”文殊菩萨连忙说道,他号大智菩萨,并非虚语,他已经明白到底哪里不对劲了。

    “就算是再好的计划,要是没有两位菩萨的帮助那都是空的,两位且先好好回去休息,就等明日点齐三军大破唐军。”菩提祖师慷慨激昂的说道。

    “谨遵祖师法旨。”文殊菩萨连忙躬身行礼道,拉着还有些不懂的普贤菩萨一同离去。

    看着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两人的离去,菩提祖师脸上闪过一丝冷色,随即转身与陆压等人商议明日破敌之事。

    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两个人离开了议事营帐,并未立刻分开而是一起来到了文殊菩萨的营帐。

    感觉四周无人,普贤菩萨当即就皱眉道:“祖师是不相信你我?”方才明明是要议事,却偏偏把他们两个人叫出去,分明是不信任。

    “是我们算计错了。”文殊菩萨一脸沉重道。

    “哪里错了?”普贤菩萨不解道。

    “你我以为只要能有这一次的成功就能靠功劳洗刷我们的嫌疑,可是这样却只能让祖师对我们更加怀疑?近日以来,阐教对我们的事情了如指掌,为什么偏偏就这一次让我们两个人成功了呢?”文殊菩萨皱眉道。

    “除非……”普贤菩萨能修炼到这个境界,也不是蠢人,当即面色大变,除非是为了故意掩饰的内奸。

    “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普贤菩萨皱眉道。

    “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管!”

    观音的声音适时的从外面传来,文殊和普贤两人转过头,就见到观音一身白衣的走了进来。

    “佛祖。”文殊菩萨普贤菩萨两人虽然和观音关系亲密,但是如今入了佛门,也需要用佛门的礼仪。

    “我们相交多年,就不用再在乎这些俗礼。当年阐教入佛之人也就只有我们三人了。”观音走到一边熟练的坐下,昔年在阐教,他们三人就是同进同退,如今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我们已经被怀疑了,还什么都不管合适吗?”普贤菩萨也干脆,现在佛门里面也就观音可以让他信任了。

    “有一个人和我说过,当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的时候,那么如果不将这颗种子拔出来,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只会让这颗种子不断的深根发芽。这时候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与其做,倒不如不做。”观音道,说到那个人的时候,目光有些飘忽,不过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都没有注意到,齐齐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二人不如索性一同回归各自道场,这样子应当更能撇清我们的嫌疑。”文殊菩萨思虑一阵后道。

    “可是我们现在直接回去,不是更像做贼心虚?这样子就算是回去了,日后也难撇清嫌疑。”普贤菩萨又道。

    “也罢,那我们就留在这里好好留守,明日破阵的时候,也一概不管。”文殊菩萨思量一会儿觉得普贤菩萨说的也有道理,遂绝了回去的心思。

    三人商谈一阵之后,观音方才离去。

    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坐在蒲团上,默默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苦涩。

    当年若是没有离开阐教的话,或许没有如今的修为,或许没有如今的风光,或许活得也没有如此自在,但是至少不会被师尊猜疑。

    营外天空一片漆黑,或许正应了文殊普贤二人之心。

    当年因,今日果,人生八苦,只得一一尝过。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