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请下面的这对选手表演,17号选手的歌曲《玲珑落》。”

    17号选手大大方方的走到台上,鞠躬后音乐开始,他也随之进入状态。

    刘虎在后台听着他的歌曲,虽然刘虎唱歌不行,但经过和兑换出的歌曲比较,17号选手的唱功已经达到专业级别,但歌曲质量有些差劲,听了几句他就没心思听了。

    在刘虎旁边,那个小姑娘正陶醉的听着歌,听她的同事喊她小静后,刘虎就没少调戏这小丫头。

    “小静啊!你偶像唱的也不怎么样啊!”

    “哼!要你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等会儿你上台看我不给你起哄,让你没脸表演。哼!”

    看着小静傲娇的小模样,刘虎就是嘿嘿直笑,“小丫头,一会儿让你看看我是怎么碾压你偶像的。”

    小静嘟着嘴瞪着刘虎,一副要吃人的架势,可惜没有丝毫的威胁力,甚至在刘虎眼里还有几分可爱。

    “你不信!”

    “当然不信了,信了你个头。”

    “那咱俩打个赌怎么样。”刘虎不怀好意的说道。

    小静皱皱她那好看穹鼻,戒备的说道:“什么赌?”

    “我赢了这场比赛也就等于赢了你,到时你就亲我一下,我输了这场比赛等于我输给了你,你可以要求我做一件我能做到的任何事。怎么样!”

    小静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赢了能让你做什么,一点好处也没有,我才不干。”

    刘虎嘴角翘起,“你不是讨厌我嘛!可以让我裸奔或者另外羞辱我的方法啊!”

    小静眼睛放光,H国风的男子是和她一个省份,因为到火车站接刘虎而没有第一时间找自己偶像亲近,所以想到刘虎裸奔的样子她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嘻嘻嘻嘻…”

    “别光笑,答不答应吧!”

    小静傲娇的说道:“答应,为什么不答应,你就等着裸奔吧!哼!”

    “我看是你等着亲我吧!哈哈哈哈…”

    ……

    “现在有请他的对手--刘虎上台,欢迎20号选手刘虎!”

    “大家好,我是20号选手刘虎。”

    主持人说道:“请问今天你给我们带来了什么节目?”

    刘虎道:“我是个魔法师,就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那好,我们看看他怎么把不可能变为可能。”说完主持人就打算下去。

    “等等,主持人可以帮我主持一会儿节目吗?我需要一位解说员。”

    主持人停下脚步,回过身说道:“当然可以。”

    见主持人冬青和李松都答应下来后,刘虎转身对观众席说道:“我需要几位观众的来到台上客串一下嘉宾,谁上来举下手。”

    观众席几乎都举了手,刘虎手里一块红布,只见他只是一抖手,掀开红布后居然有十个拳头大的布偶猫。

    “哇塞…”

    “哦,天啊!”

    “魔术,他要表演的是魔术。”

    刘虎对着台下说道:“这样吧,为公平,我把这十个布偶扔下去,谁抢到谁就上来。”

    说着就把布偶扔了下去,为了避免以后有人说观众是托,他把布偶分散开来,每个省份的地方只有一个布偶,就这样还有二十个省份没有人上来呢!

    一会儿的功夫十个人就上来了,算上主持人和他共13人,13个人围在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刘虎道:“咱们先来个简单,这有三个小碗和三个乒乓球,现在我把乒乓球都扣起来,每个碗扣一个,剩下的就是你们表演的时间了,你们可以猜猜哪个碗里有多少乒乓球,猜对一次我私人奖励一万元红包,两次翻倍,以此类推,现在开始。”

    “做为主持人,我就带个头吧!我猜右边第一个碗里有一个乒乓球。”

    “确定?”

    李松:确定。

    “好,看我的魔法,妈咪妈咪哄!过来。”刘虎手里拿着根筷子从右边往左一划,说道:“你可以打开看看了。”

    李松:“我自己打开?”

    刘虎:“是的!”

    “确定?”

    “确定!”

    李松:“各位观众,我先声明,我可不是托,我要打开了。”

    “哇…”

    “乒乓球呢?”

    “是啊!怎么会什么也没有。”

    “肯定是桌子有问题。”

    “我觉得是主持人有问题。”

    底下的观众议论纷纷,李松却愣在当场,他明明记得刘虎把碗扣住后就没动过,掀开时也是他自己动的手,乒乓球怎么会没了。

    刘虎:“刚才主持人已经猜错了一次,下一个该轮到谁了。”

    冬青:“该我了,该我了。”

    刘虎:“好,但是得等等,刚才有观众说桌子有问题,那咱们直接到地上去。”

    众人把道具都放到地面上,摄像也紧跟着,距离之近,就差和请上台的嘉宾挨着了。

    刘虎:“现在三个碗里还是老样子,每个碗里一个乒乓球,猜吧!”

    冬青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指着中间的说道:“我猜中间的有一个。”

    刘虎:“好,看我给你变没了,马内马内哄…”

    冬青:“等等,你手里什么时候有根筷子,我记得你上台的时候没有啊!”

    刘虎也不着急:“像我们魔法师想要什么不就有什么嘛!比如我渴了…”刘虎拿起旁边的红布一抖,手中的红布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瓶橙汁。

    “我去!”

    “靠!怎么回事啊!我没眨眼都看不清他怎么变的。”

    “怎么可能!”

    观众的叫嚷声都没影响到冬青,她张着小嘴,两只大眼睛眨啊眨,满脸的不可置信,还拿起橙汁喝了一口,那震惊的神情…啧啧…

    冬青:“你…你怎么做到的?”

    刘虎:“魔法不可轻传。你还猜不猜了?”

    冬青这才反应过来,做为一名主持人居然让人带沟里去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哼!我要改一下,我猜中间这碗里绝对没有三个。”

    这次轮到刘虎愣住了,“你这是怎么个猜法,不过没关系,我让你死个明白。马内马内哄,过来,过来。”

    刘虎从两边碗旁边各比划了一下,就好像乒乓球已经在他的控制下来到中间的碗里。

    冬青:“我能打开了吗?”

    刘虎:“可以!”

    冬青慢慢的打开,三个乒乓球从里面滚了出来。

    底下的观众彻底炸了。

    “怎么可能?”

    “是啊!如果他在桌子上还有情可原,在地面上居然也可以。”

    “那就剩下主持人了。”

    “可是看主持人震惊的模样也不像啊!”

    “你知道什么,明星演戏你能看的出来?她那是演的像而已。”

    刘虎:“好,咱们换个玩法,让哪个碗里有多少乒乓球你们说了算,没做到算我输。从这位观众开始,每人一次机会。”

    观众甲:“我想让三个乒乓球都到左边碗里。”

    结果刘虎转模作样一番,掀开碗,三个乒乓球都在里面,第一位观众失败。

    第二位观众失败。

    第三位…

    第十位失败。

    现场鸦雀无声,整个现场落针可闻,其实刘虎哪里会变魔术,只不过是利用系统空间而已,所有的观众都被他蒙在鼓里。

    啪啪啪…

    啪啪…

    先是一个人,随后整个舞台都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即使和他不是一个省份也被他神奇的魔术征服。

    刘虎:“有人可能还有怀疑,毕竟这些东西都是我自己的,那我就现场取材。”

    他让十位观众回到座位上去,然后来到没有布偶的省份的方向。

    刘虎:“请问谁有小物件?哦,这位先生的手表,哦,还有那位小姐的戒指,好的,都可以。”

    “请问这位先生,您的表防水吗?”

    “防水!”

    刘虎继续问道:“也就是放到水里也没关系,对吧!”

    “是的!”

    刘虎拿起旁边一瓶没开盖的矿泉水,“我要把您的手表放到这瓶矿泉水里,而且不开瓶盖,您信吗?”

    “不信!”

    刘虎微微一笑,手里突然出现了那条红布,他把红布该住矿泉水,把手表收入空间又放入矿泉水瓶里,等掀开红布的时候手表已经在矿泉水瓶里了。

    刘虎:“您检查一下是不是您的手表。”

    那观众看到手表真的到了矿泉水瓶里面后,赶紧接过来拧开瓶盖,把里面的水倒了出来,他还想把手表也倒出来,可惜,矿泉水瓶口太小,根本不可能倒出手表,最后还是把矿泉水瓶破坏才拿出手表。

    这位观众拿起表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的确是自己的手表,看看手表,转头又看看刘虎,又拿起已经被破坏的矿泉水瓶。

    “我去,怎么可能,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刘虎:“如果手表出了问题来找我,我赔个新的。”

    距离近的观众看的一清二楚,矿泉水是从桌子上拿的,手表是那位观众的,而且这人的朋友就在身边,这到底是怎么变的。

    “神了!”

    “太不可思议了!”

    “我一点也没发现破绽!”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