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一,你想出了办法对吗?”

    苏笺转头看着容一语气肯定的说道。

    “算是吧。”

    容一笑着淡淡道。

    “既然如此,你就快说啊!”

    “听闻九幽的入口处有许多凶猛的魔兽徘徊,所以,倘若以鲜血为引,引那些对血腥味极其敏感的魔兽前来,到那时,自然不难找到九幽的入口。”

    容一说完,从袖中拿出一样东西。苏笺只看见眼前一道银光闪过,然后便闻到了一股腥甜的血腥味。

    那味道充斥着她的鼻腔,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凑近容一,看见他的手臂上出现了一刀长长的伤口,伤口上有殷红新鲜的热血不停的流淌着,像是一朵绽开的红色彼岸花。

    苏笺有些看不下去了,有些慌乱的从袖子里拿出一方手帕,然后抓过容一微微冰凉的手臂,慌乱的帮他包了起来。

    可惜伤口过大,手帕刚一裹上伤口,便被流出来的鲜血浸湿。

    苏笺有些责备的看着容一,然后一言不发的为他包扎着伤口。

    容一只是淡然一笑,眼眸中似有清水流过,又似万里无云的晴空,一片纯净。

    他只是在笑,却不回答。

    半晌之后,在寂静的空间中,苏笺听见有魔兽的低吼声传来。

    她将晶石留给容一,然后站起了身,警惕的幻出四季剑。

    低吼声不断的迫近,苏笺竖起耳朵去倾听,渐渐确定了那声音的方位。

    在……后面!

    苏笺心里一惊,急忙转过身来,可是却来不及了。

    幽绿的光将周围照亮,不是非常明亮,但是足以看清周围的东西。

    在绿色的幽光中,苏笺看见容一被一只巨大的爪子抓住,他面色发白,看起来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

    “容一!”

    苏笺忍不住惊叫道。

    她长剑一挥,有银光闪过,而后剑心已经进入到了那一片绿色的幽光之中。

    那绿色的幽光是那巨型魔兽的两只眼睛,是它脆弱的地方。

    苏笺一剑下去,又快又狠,直接将那一只幽绿的眼珠戳爆。

    那魔兽疼的怒吼,放下了手中抓住的容一,伸出爪子去捂住自己的眼睛。

    苏笺就趁这个时候往下飞去,抓住了极速下垂的容一。

    他的面色很是苍白,那本来红润的嘴唇也变得煞白。

    苏笺的心像是被一根线提起似得,她面色凝重的抱着容一,像是看一朵春花凋零。

    他一直在隐藏他的伤势,直到现在,被那魔兽致命一击,才终于是藏不住了。

    苏笺趁着幽绿光芒,看见他惨白的唇角有一缕血迹。

    一声鸟鸣响彻在空荡的空间中。

    蓝孔雀此刻飞了下来接住了垂直坠落的苏笺和容一。

    将容一平放在蓝孔雀背上之后,苏笺提着四季剑站了起来,然后向上腾飞,微红的剑心直至那凶猛的魔兽。

    “吼……”

    那魔兽刚才被苏笺废了一只眼,心中的怒气正盛,现在又看见苏笺拿着剑朝着它杀来,顿时怒火中烧。

    魔兽挥着两只巨大的翅膀向着苏笺扑来,它全身的皮甲极其的坚硬,就是一层天然的铠甲,因此,苏笺并不打算去和它硬拼。

    这一次,还是去攻击它的眼睛。

    既然已经毁了一只了,那么就不妨再毁一只。

    苏笺气势汹涌的朝着魔兽杀来,她刻意将剑心直指那魔兽坚硬的前心,以此来使那魔兽掉以轻心。

    而在离魔兽很近的时候,苏笺白衣一闪,如一道闪电那般迅速。

    那魔兽只觉得眼前一晃,便看不见苏笺的身影了。

    它四处看去,依旧寻不到苏笺的身影。

    而此时,它又忽然看见头顶似有一抹白色飘过。

    可是当它想要向上看时,苏笺那发着微红光芒的四季剑已经指向了它那一只完好的幽绿的眼珠。

    “吼……”

    又是一声怒吼,震荡在空荡的黑暗中,犹如金石相撞之气势。

    那魔兽的两只眼睛都被苏笺给戳瞎了,因此,它此刻就如同一只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

    然而,在发怒中,它忽然嗅到一丝可口诱人的腥甜。

    那应该是上等的鲜血,非仙即神。

    它耸了耸鼻子,努力的去嗅那鲜血的来源。

    找到了!那血腥味似乎是从它身后传来的。

    那魔兽知道那血腥味是来自容一的,它被苏笺伤了两只眼,心生怨恨,一心想要报复苏笺。

    因此它转动沉重的身体,掉头朝着身后那有血腥味的地方飞去。

    它要将那个小白脸生吞活剥了!

    九幽是怨气的集聚地,在这里生长着很多的怨灵,它们无处不在,会找尽一切机会潜入走进九幽的生灵的心里。

    因此居住在这怨灵充斥的地方,心里的怨气便会一日一日的生长。

    很多魔兽本来心性是很好的,可是日日被无数的怨灵纠缠着,各种黑暗的心性便如磐石一般,根深蒂固的住在它们的心里。

    九幽的魔兽报复心都是极强的,一旦激怒了它们,它们就会不择手段的进行报复。

    而不择手段也就包括了愿意牺牲自己来达到报复的目的。

    那魔兽是真的暴怒了!

    它气势汹涌的朝着躺在蓝孔雀背上的容一扑来,如同一波汹涌的黑色海浪。

    一声尖锐的声音传入耳际,那是蓝孔雀夹带着惊恐的鸣叫声。

    那鸣叫像是一把尖锐的银刀,将这沉闷的空间划开一道口。

    苏笺转身朝着身后飞去,想要抢在魔兽前面飞到容一身边。

    蓝孔雀慌乱的飞着,躲着那暴怒的魔兽。

    而躺在蓝孔雀背上的容一因为剧烈的颠簸内伤加重,他面色苍白,伸手捂着胸口不停剧烈的咳嗽着,似乎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苏笺看容一那一副病态,让他反抗那怒火中烧的魔兽是万万不可能了。

    “小蓝,到这边来!”

    苏笺朝着正惊慌错乱的四处乱撞的蓝孔雀说道。

    这时,蓝孔雀才猛然醒悟,它应该去找苏笺啊!

    蓝孔雀忽然觉得刚才撞来撞去的好傻。

    转了一个弯,蓝孔雀极速的朝着苏笺飞去。

    苏笺也飞了过来,然后挡在了蓝孔雀的前面,直直的对着那头发了疯的魔兽。

    魔兽浑身充斥的杀戮气息也激起了四季剑里封印的战魂。

    四季之剑,亦是战神之剑。

    千万年时光的冲刷后,或许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四季家族的祖先曾经也是天族的战神。

    苏笺感受到身体里的血液在滚烫的流动着,手中的四季剑也在振振作响。

    幽暗的空间里,一道金色的闪电极速的闪过,带来了一瞬的光辉。

    再接着,又有几道闪电闪过,光影映照在那四季剑上,黑暗与光明在此交替着。

    沸腾的鲜血在奔涌。

    战神的血统即将被唤醒。

    沉寂在黑暗中的王者即将穿破黑暗,御光而来!

    那漂浮在幽暗空间中的尘埃也被这强大的气息给唤醒。

    它们躁动着,不安着,像是于黑夜中等待黎明破晓。

    沉寂已经消亡,这无边弗界的空间中此刻正充斥着一股超越风与雷的力量,像一只浴火的凤凰一般,等待着涅槃重生的那一刻。

    周遭不知何时集结了许多的怨灵,它们躲藏在黑暗中等待着杀戮的到来。

    它们惧怕着那强大的力量,但是又垂涎那杀戮的气息,它们又爱又恨,在黑暗中像惊蛰时候的一只只虫子一般攒动着。

    苏笺渐渐的感受到眼睛微微的发热,她

    感受到那股强大的力量冲撞着她的身体,像一只猛兽一般想要爆发。

    远古的战神即将被唤醒了!

    蓝孔雀看见苏笺的眼睛里骤然变得绯红,她提着那把振振作响的长剑朝着那发疯的魔兽杀去。

    “铿……”

    那是魔兽的皮甲和四季剑相碰撞发出的声音。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