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访问官网 >

亚洲主义,一贴失效的伪药

(原标题:亚洲主义,一贴失效的伪药)

亚洲主义,一贴失效的伪药

 

《日本早期的亚洲主义》

(日)狭间直树

北京大学出版社

 

蔡辉

在近代史上,亚洲主义是个颇为含混的概念,它初期曾以“亚洲互相提携”为号召,涌现出宫崎寅藏等对华怀有善意的志士,故孙中山等人也曾对早期亚洲主义表示过认同,但后期亚洲主义却发展成“大东亚共荣圈”论,沦为军国主义的理论基础。

亚洲主义为何会从善意滑向恶意?一般来说,价值理论多以美德为基础、以理想为旨归,早期亚洲主义亦不例外,因而其后来癌变过程就特别有研究价值,可为后世鉴戒。

本书作者聚焦于早期亚洲主义,此时它尚笼罩在“中日、亚洲连携,共同抗击欧美世界列强侵略”的光环中,通过梳理史料,狭间直树发现亚洲主义从一开始便呈现出斑驳的面相——既有真心想帮助中国的吾妻兵治、冈本监辅等,也有一心想损害中国利益的曾根俊虎等。虽然在不同阶段,这些人的表现并不完全一致,但有一点是比较共同的,即:亚细亚协会、振亚社、东亚会、同文会等早期亚洲主义的具体执行单位均未成事,与亚洲主义的宏大愿景颇不匹配。

理想如此丰满,为何现实这般骨感?因亚洲主义本身就是一个虚拟的共同体,过于宏大,从而找不到现实抓手。

亚洲本是西方人的地理概念,日本学者初期并不接受,1833年,学者会泽安说:“夷辈对我之命名,既非天朝给定之称呼,亦非上古所定之公名。今以亚细亚称我,以为包含神州之总称,实在傲慢至极。”

明治维新后,面对西方巨大压力,日本不仅接受了“亚洲”这一概念,且将其改造成与欧洲对抗的概念,急于将中国、朝鲜拉入其中,以共同对抗西方。宫崎寅藏便认为,日本太小,单独对欧必败,只有拉中国为盟友,才有可能胜出。

可问题在于,这个想法过于自我,并无太多历史、现实的基础。初期不仅中国、朝鲜漠然视之,日本主流意见亦不以为然。甲午战后,日本在俄国等国逼迫下归还辽东半岛,日本民众深受刺激,亚洲主义因此成势。

可见,亚洲主义本是虚拟的共同体(虽同文,但利益长期不一致),在现实需要下才走向主流,由此留下人为操作的空间,而利益最大化成了衡量操作成果的尺度。内核原本空洞,再经反复拿捏,亚洲主义的道义含量必然越来越低,最终成了少数坏人绑架多数麻木者的工具。

寻找“归属”与“一体性”,是传统人格建构的重要环节,传统人生活在熟人中,需要“他律”,只有内部世界与外部世界契合,才能内心安宁。所以当旧日偶像集体倒塌时,传统人会深感恐惧,此时给他一个虚假的代用品,他也会顶礼膜拜。而现代人格靠“自律”,只有在自由环境中,经历痛苦,方能建构成功。在当时日本,不易普及。

从传统到现代,社会必然要经历价值观窳败的过程,重建总是漫长而痛苦的,所以很多人渴望能抄近路,但本书证明,亚洲主义这类伪药行不通。

(原标题:亚洲主义,一贴失效的伪药)

http://www.bangkaow.com/sglh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