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访问官网 >

入驻亚洲5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给亚洲艺术市场带来了什么

(原标题:入驻亚洲5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给亚洲艺术市场带来了什么)

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广州艺术圈的熟面孔差不多能在香港偶遇一半。3月23日至25日,香港巴赛尔艺术展与公众相约香港会展中心。来自34个国家及地区的242家画廊携带代表性收藏品聚集于此,带来一年一度的艺术盛宴。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从2013年入驻亚洲5年以来有哪些变化?它究竟给亚洲艺术市场带来了什么?业内分析家认为,最大的变化不仅仅是展会本身展览质量的提升与艺术趣味的多元,还有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艺术市场与艺术展览体系,已经完成了整体艺术生态的塑形和自我运转。

符号性作品减少,国际画廊对亚洲市场信心增加

第11届AAC艺术中国评选委员会轮值主席、当代艺术家、学者、策展人郑胜天是国内第一个艺术博览会的筹划人,早在1991年,他就参与了广州艺术博览会的创办。郑胜天不仅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亲历者,也是将中国当代艺术推向国际的重要推手。3月19日,郑胜天在深圳雅昌艺术中心进行了一场题为《我所经历的当代艺术三十年》的演讲,其中提到了艺博会包括香港巴塞尔的变化。

郑胜天认为,艺术博览会是非常有意思的欣赏艺术的现场,认识艺术的方式。早在1991年,他就受文化部委托,参与国内第一个艺术博览会的筹划,当时只有广州有这样的条件,因为广州有广交会的场地,距香港也近。1992年第一届中国艺术博览会在广州举行,其中就有郑胜天的努力。郑胜天认为,最近几年,中国的艺术博览会有了一些起色,北京、深圳、上海都有了自己的艺术博览会,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的艺博会处在比较低的层次与水准。很多停留在以出租场地为目的,没有门槛和标准,现场看了让人失望,也就没有良性循环。

郑胜天介绍说,2013年巴赛尔艺博会收购ART HK并正式更名后,它所拥有的世界一流画廊基础与顶级的客户群被带到了香港,迅速形成了强大的阵容,“目前可以说香港巴赛尔艺术展已是亚洲最好、最重要的艺术展会。”

相比之下,首届香港巴塞尔,画廊们还抱有试水的心态,带来的作品大部分是相对潮流化与符号性的作品,这说明虽然亚洲藏家已经在西方拍卖市场上频频举牌,但作为艺术品一级市场的画廊以及以画廊为主体的艺术博览会仍对亚洲买家的口味拿不太准。

时历五年,从今年香港巴塞尔整体展示情况与VIP 首日现场的销售状况来看,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台湾乃至亚洲各地的收藏家,对于不同类别的艺术作品更为熟稔,收藏家的趣味也更趋多元。潮流化与符号性的艺术作品与2013年第一届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相比有所减少。即使是罗伯特·劳森伯格、亚历山大·考尔德、奈良美智这些极具市场影响力的艺术家,画廊带来的作品也极具代表性和竞争力,例如佩斯画廊此次带来的两件罗伯特·劳森伯格作品,其中架上作品《绿色计量器(展开)》(1981)售价220万美元,雕塑作品《狂欢(过剩)》(1986)的售价则为200万美元,均有多家美术馆及基金会询价。从中可以看出国际画廊对于亚洲地区,尤其是大中华区市场的信心,以及中国乃至亚洲收藏家对于西方现当代艺术的更大接纳和包容。

背靠香港巴塞尔,中国新兴艺术市场进行自我塑形

据综合报道,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开幕前一周,中国内地已经在为3月艺术市场高潮的来临预热。

北京画廊周于3月17日开幕,同一个周末,上海也迎来了多个艺术展的开幕,在这里不难看到豪瑟沃斯与白立方等西方大画廊画廊主的活跃身影。

以我们身处的广州为例,广州华艺廊与都柏林科林画廊联合呈现的由八位当代艺术家组成的“趴刻”展览,被ArtReview Asia列入2017年春季亚洲及国际地区十大必看展览之一。这一展览由两个并行展构成,继3月16日在广州华艺廊开幕之后,也于3月19日至3月25日在香港上环荷李活道218号举行,这样的策展安排当然是为了借助香港巴塞尔的东风,将展览的影响力扩大到全亚洲艺术买家的面前。该展览的策展人、科林画廊艺术总监达沃·霍根认为,“这个时候在香港办展览刚好时间点与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同期,大批热爱艺术的人聚集此地,是不可多得的文化交流共享机会。香港与广州两地的作品相互呼应,不可分割。”

有分析家认为,从北京、上海到香港,3月下半旬,大中华区从北向南,形成了一条展览与市场相互交织的纵贯线。这个生态的塑形,由巴塞尔艺术展带到香港的西方重要画廊拉动,上海、北京兴起的私营美术馆则成为崛起迅速的收藏力量。与此同时,韩国、日本等国的私人收藏在稳定中亦有提升。